kslunwen.com - 快速论文网

投递文章 快速论文网资讯通告:成功快人一步!全方位的论文发表服务就在快速论文网, 世界瞬息万变,不变的是我们的信念。。。

《社会科学战线》CSSCI刊物 《山东医药》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电影文学》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社科纵横》人文社科核心期刊 《法制与社会》法学类学术刊物
《中国农村经济》CSSCI刊物 《科技进步与对策》CSSCI刊物 《统计与决策》CSSCI刊物 《外语学刊》 CSSCI 期刊 《青年文学家》省级学术期刊
《特区经济》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时珍国医国药》中文核心期刊 《消费导刊》人文社科核心期刊 《中国医药导报》国家级医学期刊 《中国教师》国家级专业教育期刊
搜索: 您的位置发论文|论文发表-论文投稿-快速论文网 -> 论文收录 -> 哲学论文

二十一世纪是儒学的世纪,华人的世纪,人类的世纪──我的儒学观──与方克立先生商榷(下)

[ 录入者:快速论文网 | 时间:2008-09-19 23:19:30 | 作者: | 来源: | 浏览:1563次 ]

四、中国大陆的儒学研究

五十年代以来,大陆奉“独尊马列”、“全盘苏化”为国策,并把它绝对化。“五四”时代,“打倒──全盘”还只是争鸣之一家,而现在则是一家独鸣:一切不同观点,连同持不同观点者皆在批判打倒之例。所谓“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只是宣传口号,全凭政治之需要和一己之好恶:喜则“从孔夫子到孙中山”(43)一切优秀文化遗产都继承;怒则批孔批儒,打倒孔老二,和传统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殊不知传统文化是一个多层次整体的动态过程,而非精芜判然两截的混合体。即使真心“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也不过是所谓“以马列主义思想为指导”的“西体中用”。这种完全悖离文化发展规律的极端作法,最终导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陷国家民族于“崩溃的边缘。”至此,“五四”以来,以救亡图存为目的的新文化运动,其“打倒孔家店──全盘西化”的路线发展到了极点,中华民族的苦难也到了尽头。“改革开放”以来,西化派的另一支欧美自由主义派空前活跃,不仅否定马列派,而且依然和“五四”时代一样,完全否定传统文化,认为当今世界是西方海洋文明的天下,东方的大河文化早该退出历史舞台。其势汹汹,来得急,去得也快。犹如昙花一现,又像回光反照。《河殇》是他们的纪念碑,但刻在上面的却是他们的墓志铭。物极而反,令人惋惜。

全盘西化派的两支虽然互为水火,但在反对传统文化,反对儒学,反对孔子这一点上,他们和“五四”时代一样,依然是完全一致的。直到八四年底还不许说孔子有富民思想:“孔子不论是维护奴隶制还是维护封建制,都是维护剥消阶级对奴隶或农奴的统治和剥消,当然不可能让百姓富起来”。(44)这类绝对不敢署真名的文章,是当代谶纬神学。

“改革开放”以来,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学的复兴,和“五四”时代一样,关系到民族振兴的成败。百余年来经过各种西化派反复折腾的中国人痛定思痛,不再轻信,不再盲从,只管走自己的路。不仅在学界,特别在基层,在民间,大家都心如明镜,不约而同地回到传统文化,回到儒学,回到孔子。这引起某些人的警觉。得风气之先者首先以孔子名义成立学会,以便:1、把孔子研究纳入正统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模式中,限定孔子研究的大方向;2、把孔子作为国际统战的工具,旅游资源和招商引资的中介;3、实现自身的现代化和国际化。广大正直学人反对他们垄断、操纵孔学研究,不甘心被他们利用,乃筹组民间学术团体中华孔子学会。好易排除干扰和破坏宣告成立,又有一些混入内部,妄图操纵把持之。清除一个又来一个,能量更大,手段更高明,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都想做这个民间学术团体的“政委”或“婆婆”。自以为掌握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就可以“外行领导内行”,鸡蛋教训母鸡。以虎皮为大旗,不过是争名夺利。直到前不久,他们还背着会长想投靠某会。八七年,我在《用孔子的精神研究孔子》一文中说过“正因为这个领域重要,吸引了不少并非学者的学阀,和不学有术之徒,视为新的特别肥腴的名利场,角逐其中。这不仅表现为对学术的不恰当的干予,特别是普遍地表现在学术队伍内部,混进了一批政治地位比学术地位高,社会活动能量比学术功底深,或其实不过是外行的人,想利用学术,成就其在政治上没有实现的‘不朽’。这些人和学术文化明星们互相勾结,相互利用,把持了学术界。形成为现代化大潮中没有思想,没有哲学的怪现象。不少人怀着世纪末的心态,忙于为自己树碑立传,或写学术著作,这也是从外国学来的。但由于文化、心里素质低,也画虎类犬,贻笑大方。殊不知外国名人老年,向世人和历史负责,多写忏悔录;学术著作也绝无请人捉刀者。特别是有些志于功名,或不过志于富贵而已者,利用学者的善良和宽容,蒙蔽不明真相的友人,不惜以传统文化,祖国的前途和人类的未来为牺牲,以逞其私,其中不少是批孔起家的(当然不包括科学批孔的学人),即使“三中”全会以后,还惟恐沾上“尊孔”的边,忽然摇身一变,成了孔子思想天然的维护者,传统文化的体现者,捷足先登地抢到潮流的前列,及时的抓住了这一事业的命脉。他们正好以不恰当的政治干予为护符,排斥不同观点的人和作品。他们巧妙地扮演着对外挟孔子以自重,对内压制真正研孔事业的两面派角色,把学术领域当作他们发迹的新领地,但毕竟文表而失里,“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1)

八六年被确定为国家哲学社会科学“七五”规划重点项目的,由十六所大学和科研单位四十七位学者参加的“现代新儒学思潮研究”课题组,把现代新儒学定性为“抽象人性,唯心主义的历史观和道德论……攻击五四运动,反对马列主义和中共政策”的资产阶级思潮。何止是资产阶级思潮(有的说是地主阶级思潮)简直是反革命思想和反动学术派别,难怪被他们判了个“缓期执行”的“死刑”:社会主义建成之日,即现代化新儒学灭亡之时,他们是这么说的:“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长期和艰巨性决定了现代新儒学在今天还有一定的生命力,它还会与上述两个派别(指马克思主义派和自由主义西化派)并存发展,有一定的生命力,不断斗争较量,直到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之日”。(45)(这是课题组组长方克立先生的论文。杨子彬九七年元月补注)原来课题组的“建成的社会主义”依然不过是个“独尊马列,罢黜百家”的一言堂。龙生云,虎生风,课题组来头大,文革后复兴儒学,复兴传统文化的思潮果然被扼杀在摇篮里了。直到九二年六月德阳会前,大陆无人敢在大陆认同现代儒家的思想,更无人宣称自己是新儒家。

课题组也自诩为“大陆马列派”,其实只能叫大陆官方派,连所谓“第二种忠诚”都没有,不过是些“下必其焉”者而已。因为真正的马列派都主张思想自由。李大钊说:“思想本身,没有丝毫危险的性质。只有愚暗和虚伪,是顶危险的东西,只有禁止思想,是顶危险的行为。”卢森堡说:“自由始终是持不同思想者的自由。”就连改革派也认为信仰自由是个人的权利。改革开放之初,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学惨遭扼杀达三十年之后,方始苏醒,而文风明松暗紧之际,你们给现代新儒的定性,对于犹在悸中的“老九”,不啻头悬上方宝剑,还侈谈什么“同情的了解、客观地评价,批评的超越”!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百余年,民族灾难反而日益深重,原因之一恐怕就是这类以“精英”自居的士大夫并不限于“无识”。如果说清末无识的士大夫之救亡图存毕竟还是真诚的话,那么,民国以来的知识分子江河日下,早在三四十年代,张东荪先生认为已经腐烂到“只知苟且;只知规避责任;只知迎合意志;只知从中取利;只知说假话;只知在夹缝中讨生活。”当前的知识分子,等而下之,几乎都如此,并且不能不如此,实在不好再说什么了。不要说使命感,尊严感,连起码的诚实和正直都没有。课题组本来是争鸣一方,却以争鸣的仲裁者自居,把两个对手全判了缓期但一定要执行的死刑,其理论依据无非是他们独尊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绝对真理。”但所谓“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说,不过是个别人根据他的认识能力和需要说的。请问,这个观点用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检验一下又如何呢?改革开放前,民族文化、民族精神被扼杀殆尽,且余震不断。文化危机,道德沦丧,人性泯灭,未有如今日之甚者。所谓“史无前例的危机”,“崩溃的边缘,”最可怕的主要不是物质的破坏和生产的落后,而是全民族文化素质和精神上的坠落。如果不首先从文化上,特别是从哲学上摆脱“独尊’的思维桎梏,复兴传统文化,复兴儒学,并以民族 文化为主体,同时从”语法“意义上吸取人类创造的



广告位,联系站长
  • 广告位,联系站长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400-699-2260
    论文发表-论文投稿-发表论文83036051
    论文发表-论文投稿-发表论文79116742
    E-mail:[email protected]
    MSN:[email protected]
    时间:全周天(8点- 23点)
    推荐文章

    www.kslunwen.cn